我把一切都忘了,只顾如何让这些病人好起来-人民数字联播网陕西
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

幸得有你 山河无恙 | “我把一切都忘了,只顾如何让这些病人好起来”

2020/4/29 14:10:21
来源:西安市新城区公号 责任编辑:刘晓 王兆



回忆起站在医院危重症隔离区门前的那一刻,从医20余年的宋斯迪直言自己有些迟疑,那时的她双手微颤,一次又一次地,拉着防护手套,整着护目镜。终于,借着一口深呼吸,顺势推开了隔离区的大门,看到那些躺在病床上的病人,“我把一切都忘了,只顾如何让这些病人好起来”。

临行前夜,爱人电话里说:“照顾好自己”

宋斯迪(左一)与同事前往武汉前合影

1月23日,武汉宣布封城,位于新城区的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启动了援鄂紧急动员,全院1000余名医护人员中,900余人志愿报名,呼吸内科的医生宋斯迪便是其中一员。

宋斯迪,省四院呼吸内科医生,自1996年工作至今,已有24年。1月23日下午,在报名援鄂医疗队后,她第一时间向爱人告知了自己申请加入援鄂医疗队的决定,“得知武汉封城的消息,我很揪心,现在院里正在组织援鄂医疗队,我已经报名了,如果前线需要我,希望你能支持”。

“爱人是医院的行政工作者,也是一位老党员,他很快就回复,‘如果组织选择了你,你要做好防护,平安回来,我支持你’。”大年三十晚上,宋斯迪和爱人以及两个孩子一起看了春晚,吃了饺子,其乐融融。第二天一早,她便开车将孩子送回老家。路上,当她将可能援鄂出差的消息告诉孩子时,11岁的大女儿突然变得安静,4岁的二女儿一听说她要长时间出差,哭闹起来。“宝贝,这是工作,妈妈会很快回来的。”宋斯迪安慰女儿。

“孩子送回高陵老家的当天夜里,我就收到了医院正式的通知,第二天启程,支援武汉。”尽管心里早有准备,可当接到正式的电话通知时,宋斯迪的心里依旧划过了一丝不安,她拨通了正在医院值班的爱人电话,告知了第二天启程的消息,“一向寡言的他,那天说了很多,他一直在重复,做好防护,照顾好自己,上飞机了告诉他一声,过去那边多报平安”。

挂断电话后,宋斯迪静静地收拾着行李,早早睡下,“援鄂事大,不能耽误明天的行程”。

1月26日夜,她给爱人发了一条微信,“平安抵达武汉,一切安好”。

当她推开危重症隔离区的大门,心中只剩下了救死扶伤的信念

1月26日夜,宋斯迪所属的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,在了解过医院各项情况之后,接手了武汉市第九医院危重症隔离区。第一次进入隔离“红区”前,从医24年的宋斯迪无比紧张,双手微颤着一层层仔细地穿上严密的防护服,一遍又一遍地拉着防护手套,整着护目镜。借着一口深呼吸,她顺势推开了隔离区大门,看到满屋子的危重症病人,所有的不安瞬间都抛之脑后,全身心地投入到救治病人的工作之中,“我把一切都忘了,只顾如何让这些病人好起来”。

“每天工作8小时,看似和平常一样,可在全身着防护服的情况下,近乎极限。”宋斯迪说,为了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,防护服非常严实,夹鼻子的钢架很硬,卡的很死,常常是工作五六小时之后,面部就异常疼痛,很多医护人员被压破了脸。最让医护人员头疼的是“雾气”,长时间穿着防护服,导致护目镜被“雾气”覆盖,眼前模糊不清,“防护服很珍贵,如果脱了,就得换新的,太浪费了。等到防护镜上的雾气凝结成水珠,落下来就会形成一条缝隙,我通过缝隙就可以继续看化验单……”宋斯迪透露,工作之余,医护人员最常做的事便是洗衣服,“包裹着防护服整整八九个小时,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,每天下班,我们除了吃饭、睡觉以外,要花很多时间在洗衣服上”。

“工作辛苦,但这是职责所在,那些病床上的危重症患者,都是家属托付给我们的,受命之托,岂敢辜负?”令宋斯迪印象深刻的是2月5日的夜里,那天医院新收了一名病人,值班的她需要评估病人病情,却发现病人病史并不全面,为此她联系了患者家属,家属第一时间将患者的病史资料带到了医院。在与家属沟通交流之后,家属突然深深地鞠了一躬,“他有些激动地说,‘医生,拜托您了。’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信任,他将病人的生命全部托付给了我”。

说到这里,宋斯迪笑了笑,欣慰地说:“后来,这位患者病情好转了。我没有辜负病人家属的嘱托。”

从“人生悲惨”到“谢谢,我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”

“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危重症隔离区病人,所以我们时刻可能经受病人离开的挫败感。”提起因疫情而离去的人,医护人员们都不愿意去回忆,“我们尽力了,可依然会有一些病人离世”。

“必须全力以赴,这里的每一个人,都不是冰冷的数字,而是饱含温度的生命。”宋斯迪说,每当有病人不幸离去,大家心里都会有很强的挫败感,可当进入隔离区,大家又都会打起精神,以最好的一面去面对患者,“疫情当前,本应看淡生死,可我们不愿意接受每一个生命的离去。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”。

“疫情摧毁的不仅仅是人的身体,更是意志。”过年期间,医院转入了一位情况极不乐观的七旬老人,来到医院后便出现了呼吸衰竭,只能依靠呼吸机,“老人多次想要摘下呼吸罩,都被医护人员及时发现了。我至今记得,他用笔在纸上写着,‘人生悲惨’”。

宋斯迪深入了解后得知,老人的独子前些年因意外去世了,今年年初,他患上了新冠肺炎,就医后不久,老伴也确诊了病情,几经流转之后,他与老伴失去了联系,“儿子的离去对老人打击很大,如今老两口染上疫情,又失散了,一系列的不幸浇灭了老人生的希望。”

为了让老人配合治疗,医护人员一方面更加细心地看护老人,时不时和老人说话开导,逗老人开心;另一方面,院方发动人脉联系多方,寻找老人失散的老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,在一所方舱医院,大家找到了老人的老伴。在得知老伴无恙的消息后,老人眼眶湿润,他用笔写下,“谢谢,我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”。

宋斯迪说,一段时间后,这位老人因出现合并症,转去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,自此便没有了音讯,“希望老人早日恢复健康”。

55天的坚守,愿武汉浴火重生

二月中旬,武汉疫情出现了第二波高峰,那时为了让家人安心,宋斯迪只要下班,就会和家人视频或电话,告诉家人在武汉生活、工作的点点滴滴,“虽然家人很担心,但实际上武汉疫情的转折点就是方舱医院的建立,这些医院可以尽快分流各个医院的压力,所以情况一直在好转”。

3月19日,宋斯迪所属援鄂医疗队所辖区域最后一位危重症患者情况好转,转至其他医院继续救治,该援鄂医疗队的任务宣告完成,次日便是归期,宋斯迪所属援鄂医疗队长达55天的坚守即将划上圆满的句号。

3月20日,载着援鄂医疗队离去的车队两侧,有众多武汉志愿者前来为援鄂医疗队送行,一路上交警护航。在离开天河机场高速时,看着向车队敬礼的警务工作者们,宋斯迪回想起两个月来的点点滴滴,泪水、欢笑、坚持、感动,都永久铭记在了心中,“致敬英雄的武汉,致敬每一位为抗击疫情奋战的人们。愿武汉浴火重生,愿华夏盛世长安”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

0/200

用户评论0


登录

不能为空